巨人網絡終止并購 巨人網絡終止305億元天價并購

2019-11-05 09:17 來源:互聯網

作者|資本市場部

 

最近,史玉柱日子不好過。已經謀劃3年,耗資305億元收購的以色列游戲公司Playtika,原計劃通過重組裝入其控股的上市公司巨人網絡。如今隨著一紙公告,重組終止,這場百億資本游戲落下了帷幕。

11月4日,巨人網絡(002558.SZ)發布公告,暫時終止對以色列游戲公司Playtika的重組方案。

野馬財經就交易為何終止等問題聯系巨人網絡,對方表示“以公告內容為準”。而公告顯示,Playtika或其子公司擬尋求首次海外上市,“為避免觸發涉及分拆上市的相關限制性規定”,此次重組終止。

受此影響,巨人網絡今日收盤17.95元/股,下跌2.76%,市值363.4億元。

梳理巨人網絡對Playtika歷時3年的運作,今日結果似乎并不意外。

從2016年10月至今,這場收購已經兩次撤回申請、三度修改方案,雖然專門為收購Playtik成立了新的持股公司Alpha,出資人卻在不斷變化,甚至在此過程中,還傳出大佬反目、史玉柱遭人身威脅等橋段。

“蛇吞象”背后被套牢的財團

2015年初,美國財團凱撒集團申請破產。史玉柱趁機盯上了該財團旗下的一塊資產——以色列游戲公司Playtika。

由于當時巨人網絡回歸A股仍懸而未決,審批也仍需經歷一段時間,于是史玉柱聚集了“泰山會”一眾富豪組成財團先行幫其完成收購,待證監會審批通過后再將該公司裝入上市公司。

2016年7月,巨人網絡發布公告表示,公司擬通過旗下全資子公司巨人香港作為發起人,與泛海投資、上海瓴逸等財團共同出資在開曼群島增資成立持股公司Alpha,并以Alpha作為主體收購凱撒旗下Playtika游戲公司。

兩個月后,Alpha資金到位并與凱撒互動娛樂達成購買Playtika100%股權的協議,購買金額為44.1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305億元)。

來源:上市公司公告

由于當時包括萬達、海航等眾多中資公司進行海外收購紛紛受到質疑,開始大幅收縮海外收購業務。此交易方案公布后,隨即引發了市場的高度關注,證監會也針對該筆交易發出了多次問詢。

問詢核心在于資金的性質。

根據相關公告,該筆并購中境外主體增資款90%的資金來自各類借款,并且,期限多為一年。如果并購推進遭遇阻礙,近300億元的巨額借款該如何償還,需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。

實際上,事情也的確沒有預料中順利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很多借款不得不進行了展期。但關鍵問題在于,時間每延長一天,各投資者需要支付的利息也就多出一分。

以“泛海系”為例,斥資約100多億元持有Alpha32.6%的股份,其中約80億來自銀行借款,由此產生的龐大資金成本,即便是“大佬”也難以承受。

如此背景下,市場開始出現本次并購各投資人之間產生了分歧的傳言,又適逢唐軍事件,史玉柱本人亦在微博公開了自己遭遇人身威脅的消息。(關于“人身威脅”點這里)

今年7月,巨人網絡發布公告表示對Playtika的收購方案變更為全現金收購,且收購比例下降至42.3%。

但如此一來,巨人網絡需要支付不超過110.97億元現金。公司2019年三季報顯示,截至9月30日,其賬面現金35.4億元。即使依賴銀行貸款,也并非易事。

如今,并購終止,財團的投資繼續被套牢,史玉柱應該承壓不小。

“一個好漢三個幫”式投資

史玉柱曾說過,“無論投資還是創業,核心因素都是人”。探尋其過往的投資軌跡,常常能看到盧志強、柳傳志、段永基、馮侖等商業大拿的身影。

盧志強是史玉柱的老大哥。兩人相識多年,曾多次默契地進入同一標的,一起賺錢。去年巨人網絡以自有資金1億元認購民生信托設立的一只信托計劃,民生信托的實控人正是盧志強。

此外兩人都是泰山會的成員。泰山會成員曾在史玉柱因投資珠海巨人大廈資金鏈斷裂時,將其從泥淖中拉了出來。

史玉柱的資本版圖,主要通過其控股的巨人投資有限公司(下稱“巨人投資”)、巨人投資的子公司上海健特生命科技有限公司(下稱“上海健特”)及關聯公司Union Sky Holding Group Limited(下稱“Union Sky”)打造。

“如果我將來成為資本家,我公司的投資方向會是天使投資、金融投資,輔以財務性投資。”2010年,史玉柱如是說道。

資料顯示,在巨人網絡尚未借殼上市時,史玉柱曾涉足的A股公司涵蓋從房地產、土木工程,到金屬、電子及能源等多個行業。

野馬財經不完全統計,史玉柱近些年來曾先后涉足新華聯(5.2700.00,0.00%)(000620.SZ)、西藏天路(6.8900.000.00%)(600326.SH)、生益科技(23.9900.000.00%)(600183.SH)、珠海中富(2.8200.00,0.00%)(維權)(000659.SZ)等近20家A股上市公司。其中,大部分為短期內進出的投資方式。

進一步梳理史玉柱的投資版圖后,可以發現,其投資領域正在逐漸縮小,更加聚焦于娛樂、金融兩個板塊。

金融布局始自銀行,第一只投資標的是華夏銀行(7.6200.000.00%)(600015.SH),第二家銀行標的則是民生銀行(6.1900.000.00%)(600016.SH)。

有意思的是,史玉柱接手華夏銀行與民生銀行的初衷均被認為是為朋友解困,而從客觀結果來看,伸出的這兩次援手為他帶來了可觀的收益。

在銀行股嘗到甜頭后,史玉柱開始在證券、保險、互聯網金融等其它金融類公司接連落子。

券商方面,海通證券(14.3800.00,0.00%)H股(6837.HK)、瑞東集團(0376.HK,現名“云鋒金融”)等內地和香港的老牌券商都出現過他的身影。

與此同時,史玉柱不止一次表達出自己對保險業的看好:“金融業最有前途的是保險,目前中國人均保費支出僅為發達國家的零頭。”

2015年8月,巨人投資出資20億元,與新華聯不動產、億利資源、重慶三峽果業等公司合計出資100億元設立亞太再保險股份有限公司;兩年后,2017年8月,巨人網絡參與到云鋒金融131億港元收購美國萬通保險亞洲有限公司100%股權的交易中。

至此,史玉柱的資本布局已日臻成熟。

而如今,Playtika裝入巨人網絡的計劃擱淺,百億資本游戲遇阻,可以說是其東山再起之后,遭遇的最重大的挫折之一。

當然,路并未盡,正如公司公告所表述的,如果Playtika的確能夠順利完成海外上市,未嘗不是另一個不錯的結局

延伸 · 閱讀